广告位
站内搜索
新闻检索
文章正文
殷伯达:地平线·远方 从王俊生的诗文世界里走过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7-05-27 03:09:14    文字:【】【】【
殷伯达:地平线·远方 从王俊生的诗文世界里走过
 

殷伯达:地平线·远方 从王俊生的诗文世界里走过

     甲午年金秋,王俊生的诗歌集《心底的湖》、散文集《云上的帆》,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是他数十年来文学之旅的一次登高回望,这是他对故乡扬州、对他所热恋一生的火电事业、对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辽阔大地的一次深情拥抱,这是他对亲人、对友人、对当今的人、对未来的人的一次敞开胸襟的心灵倾诉。读他的每一篇文章,我都在想,此时此刻的王俊生,他站在哪里?面朝何方?是怎样的无言的大美,引领着他一路往前,让种种的生命之花,绽放出迷人的幽香。香了每一程岁月,香了每一个季节,香了每一寸人心。

       多年来,喜欢他的读者以及熟知他的评论家,都认为他最早的散文和诗歌诞生在火电厂的锅炉旁、煤场、焊花的星蕊、高压输电线的上空。当然,他这类题材的诸多佳作,曾引起当代一批知名作家,包括台湾诗人洛夫、大陆诗人白桦以及作家茹志鹃等在内的一批文学名流的关注与赞赏。白桦在读了王俊生的诗《女司炉工》后,特别摘出“从水的柔情走来/走过不羁的火焰……”等诗句,盛赞这类“优美的诗句对于心灵恰似佛经里‘如月离云’四个字,柔和月光散落在静谧的湖上,涟漪如一片骤然燃烧起来的绿色火焰……”白桦在评论中热情洋溢地说,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上海文学》执行副主编周介人阅读过王俊生的系列诗后,“兴奋地表达了相同的感觉。”(白桦《每一颗星辰都不要陨落》)三十年前,王俊生描写火电的系列作品,像一壶一壶一杯一杯的新茶与陈酒,饮醉了人心与时光。但,这些,并不是他最早的诗文。他最早的诗文,是写古城、老街、乡土、运河的。从少年到青年时代对故土与生命的阅读与感悟,凝聚成炽热而纯真的挚爱,敏感丰富的情感需要一种理想的表达方式倾诉胸臆。于是,王俊生选择了文学。散文《遥望家园》《情恋故乡》《难忘故乡青春草》《芦苇》,诗《乡间小路》《小船在湖上流动着》《春草恋歌》《水乡》《渔歌》等作品相继发表在报刊杂志。顾绍康先生以《生活的显影与美的创造》为题,高度评价了王俊生早期的诗文集《守候天籁》。“水乡的路在水上/三百年悠悠地流走了/仍然有把桨橹一次次划破乡愁/水也留人/人也留人……”顾绍康先生引用了王俊生《水乡》中的四段诗文,感慨“王俊生笔下的水乡是那样恬美、静谧,试想作者如果没有对水乡细微的观察、体验、感受和思考,怎么能把水乡写得那么出神入化,那般韵味无穷?……”王俊生有一句口头禅:“我手写我心。”他的心向往着文学,他的目光注视着文学,他的双脚一步一步扎扎实实行走在文学之路上。

殷伯达:地平线·远方 从王俊生的诗文世界里走过

文学之路,其实是一条寂寞艰辛的苦旅。你单身简装启程,向着苍茫的前方。前方,目光所及,是天空与平原无缝对接的地平线。你把白天与黑夜统统花在途中,一路行走,总想努力走近地平线,走出地平线,走进地平线之外的那片视野,那片神秘而且神往的新视界。三十年了,我们总能看见一个俊朗身影,我们总能看见一个俊朗的男士迈着矫健的步伐,向着他梦想的前方不眠不休地低吟高唱,向着他追寻的前方不改初心地探道问径。这样,他的文字,就显得特别的清丽而富有弹性,他的文章,就显得特别的阳光而富有张力。在向着地平线尽头不知疲倦的行进中,他这样感慨:“新鲜或陈旧的车辙互叠/赤足或穿鞋的脚印相摞/像一根剪不断的脐带/连接着永难割舍的岁月……走遍了/无数的乡村路……回首时已是发皓鬓皤……”(诗《乡间小路》)当钢筋混凝土浇灌成的现代生活断然拒绝了老院旧街的地气与人情时,他用深情的笔触复活了心仪的昨日景象。“老街在晨钟鸟鸣和买卖人的吆喝声中醒来。烧饼店的老板早已生好炉火,忙着和面打烧饼,临街的住家和店铺陆续打开一扇扇木板门,女人们三三两两地将马桶搬至门前的台阶上。进进出出的居民忙碌地奔走着,四邻八舍的赶集人拉着车、挑着担、挎着篮,叫卖的声音透着扬州人平和而悠闲的性情,听起来是那份扬州小调的柔婉与舒缓……

    “倘若是夏日的傍晚,……老街人打一桶水,透透地泼凉了青石板。临街摆一张茶几,搬一只矮凳,左手一把扇,右手一把盅,生活的醉意便溢满了平平仄仄的一条街……”(王俊生散文《老街寻梦》)可以这样说,把这些泼墨式的柔韧而有咀嚼享受的风俗画描写,与朱自清、汪曾祺的小品文放在一起,不会逊色。当然,王俊生的文学风格不是单一的,不是一成不变的,尤其在他的运河系列作品中,他的奔放的激情、高迈的襟怀、华美的语言、奇崛的想象,叩人心扉,令人陶醉。扬州,是中国大运河的发源地,王俊生从小居住的老街,离中国大运河的源头古邗沟举目可望,一抬脚,就到了它的身边。古邗沟之水,是会细语低诉的灵水;邗沟之水,是与天地南北融为一体的活水。行走在文学之路上的王俊生,在困顿的时候,在疲惫的时候,会驻足于古邗沟入口处的那座旧桥上,心沐两千五百年渊源丰厚的文化惠泽,他的心灵混着古运河“绵延的身躯走进历史,执着地寻觅两岸回荡的号子和脚印、风雨中摇曳的纤绳……”。寻觅,是执着的,是持恒的,是走心的,是虔诚的。终于,在一个霞曦染红风帆的清晨,他心内涌起了如歌的吟诵:“在你波光粼粼的水面,我曾遗落过多少童真梦幻;在你碧草丛生的河滩,我曾放牧过青春的荒原;在你奔腾不息的流程中,我曾渴望过理想的彼岸。”(王俊生散文《永远的运河》)

殷伯达:地平线·远方 从王俊生的诗文世界里走过

殷伯达:地平线·远方 从王俊生的诗文世界里走过

殷伯达:地平线·远方 从王俊生的诗文世界里走过

殷伯达:地平线·远方 从王俊生的诗文世界里走过

彼岸,就在地平线的尽头。地平线,有尽头吗?地平线,每一个有抱负的人,都试图用尽毕生的奔跑,穿越理想中的地平线。但,地球是圆的,地平线永远没有尽头。奔跑中的志士,拒绝明白这一个自然的常理,执意忽略地平线没有极点。这样,最好。这样,你的一生,才不会停止追梦的求索与远行。

      把所有诱人的风景甩在身后,义无反顾地远行,王俊生的“胸膛中,永远有未完成的旋律碰撞着,船桨永远拍打着汹涌的激流。”(王俊生散文《永远的运河》)。他说:“远处或许真能放飞心灵/如同放飞多年前的蒲公英/那荒草萎萎的野山坡/飘满了你的歌声/……遥远/遥远仍是左眼与右眼的距离/一朵孤单的白云泅渡着蔚蓝的长空。”(王俊生诗歌《远行》)

“左眼与右眼的距离”,其实,就是一个我与另一个我的灵魂对视,是“一朵孤单的白云”远行在篝火下凝望星空时的自省与禅悟。王俊生开始明白,远行,首先得静下心来读书。唐诗(王俊生散文《想起了李白》)、扬州文献(王俊生散文《从板桥植树说起》)、魏晋历史(王俊生散文《采菊东篱》)、宋词(王俊生散文《寒雨思东坡》),在书中,思想远行久了,一个王俊生对另一个王俊生说:我要行万里路了。于是,他去了西部高原(王俊生诗《高原》《感受高原》《西部印象》《西部放歌》《天山》《天池》《雪莲》《祁连山》《格桑花》……散文《西部的高度》《新疆纪行》《青海纪行》),他去了烟雨江南(王俊生散文《寒山寺》《周庄印象》,诗《宜兴紫砂壶》《西湖绿茫茫的乐器》《绍兴》……),他去了天下名山(王俊生诗《泰山遐想》《火焰山》,散文《华山道》《南天一柱》《武夷归来更爱水》),他去了国外(王俊生诗《在伦敦仰望星空》,散文《爱丁堡印象》《英国见闻》《走马观花看日本》)……

殷伯达:地平线·远方 从王俊生的诗文世界里走过

殷伯达:地平线·远方 从王俊生的诗文世界里走过

       读书,使王俊生的心走得更远;旅行,使王俊生的视野看得更远。在王俊生后期的诗文中,你会发现,他开始用从容而开阔的笔法讲述众生故事,讲述火电故事,讲述中国故事。他的文章,以更鲜活、更丰满、更形象、更生动、更自然、更优美的生命活力赢得了读者以及评论家的关注与喜爱,精神的丰收、文学的丰收,给了他人生中最精彩的金秋。王俊生用平实得如同谈话的语言在叙述大漠孤烟、阳关古道、天山雄脉、冰峰瑶池、惊心天梯。这其实恰恰是他独具匠心的妙处所在——他是试图以无我之境抒发大我之情。站在火焰山脚下,遥望“酷似一撮撮跳跃的火苗”般的山峰,他为之惊诧:“当那烈焰疯狂燃烧的时候,是什么神奇的力量使得这熊熊的火焰骤然凝固,变成这样一条不可思议的山脉?”当他恋恋不舍地登车离去时,火焰山仍然没有回答他的疑惑,“火焰山依然一语不发,默默地逆着骄阳向上挣扎,每一朵火苗都如花如血地凝固着。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我和这座坚韧的山脉已经有了深深的恋情。”这种恋情在延伸,在扩展,在升华,当他怀着这份对大自然的挚爱大汗淋漓地攀上鸣沙山山梁时,他发出了由衷的感叹:“这是我一生中见到的最美好最壮丽的黄昏,那大视野大天地之间诞生的光彩夺目的晚霞,在我心中燃烧,是那么纯净而美丽,脱俗而圣洁,古老而悠久。”“我惊奇地望着一片金黄的鸣沙山,望着静若处子的月牙泉,心中怀着一种极致的崇敬,以及对美与爱的敬畏。”……王俊生的读书与远行,为我们创作出了回味无穷的大美之境。

       一次闲聚,我们聊到了宋代禅宗名僧高原惟信的三重禅境: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血气方刚的年轻时代,以纯真的心态看山看水,你会有发自内心的、毫无杂念的纵情赞美。这是可贵的对世界的初始认知。看王俊生早期作品,你会感受到一种难以抑制的激情的涌动。每一朵焊花,每一铲黑煤,每一条乡路,每一叶船帆,在他的笔下,都成了诗的精灵。这是年轻的一份真美。看王俊生中期作品,山山水水,渲染出缤纷色彩。亦是亦非的真实世界,在理想的光环下,笼罩着梦幻意像,生发出哲理魅力。许多人,许多的作家,许多的诗人,终其一生,就停留在这个阶段了。遗憾吗?并不遗憾。地平线,远方,往往不是人的一生的苦旅能够抵达终点的。无论你禅悟的程度如何,人的一生,有梦,就是福。

      看王俊生后期作品,那些诗歌与散文,逐渐回归平实的心态。这一时期的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与第一阶段的山水一样吗?当然不一样。人,站在不同的高度,看到的真山真水是迥异的。以一颗淡然宁静的心去看世界,解读会更妙不可言。(王俊生散文诗《仰望一种静美》)以一种寻常而自然的状态去看世界,感悟会更耐人寻味。(王俊生散文诗《水的柔情》)以一种避俗而绝尘的心境去看世界,慧悟会更炉火纯青。(王俊生散文《诗人·生命·使命》《古筝偶感》)例如写荷,他有心避开了前人说荷的种种妙处,由“冰水之下”、“寒泥深处”的芽胚阐释莲根悟春、知春的灵性;由七月“如雪团如胭脂”的莲花写到轻风中羞花对于翠叶的依恋;由“脆脆的、一粒一粒的惊雨”生发出泱泱荷塘的一片意趣。在这里,他的字里行间不禁流淌出一股孩童般的纯真与快乐,站立在清凉的雨中,他发觉那“细雨脆脆的,直惊得荷田里的小蝌蚪小鱼儿慌慌地直往清粼粼的深水里蹿。雨水积于荷心,又一滴一滴地潜入水中,宁静的荷便有了一种清新的动感;一滴晶莹的水珠,就这样悬悬地摇晃在荷的心处;雨过之后,一弯彩虹横卧在荷塘,那镶在荷心的水滴,竟闪闪地游动着,犹如幻梦里浮起的一盏盏小油灯。”写到这里,王俊生仍然意犹未尽,那是因为月亮出来了。“月光下的荷叶,宁静,安详,……近乎禅意。”由此可见,王俊生对于事物的观察是细致而独到的。这正好验证了罗丹的那句话:“艺术,就是所谓静观、默察,是深入自然,渗透自然,与之同化的心灵的愉悦。”

      他在散文《音乐·梦境》中说:从佛教圣地九华山带回了梵音与檀香,在幽香萦绕中听圣洁的音乐,山水与心归入洗尘的宁静与和谐。事实上,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第三重境界,就是淡忘功名,不去追逐现代人所常用的热词:存在感。其实,好的作品,正是你的精神生命的真实存在;优秀的作品,正是你的精神生命的永恒存在。地平线,远方,不要停止你的追寻与跋涉。但,所有的杂念与身边的赞美,都不要去顾及。以一颗清静的心,用一种不彷徨的姿态,不被前后左右噪音干扰地默然前行,我们对王俊生的文学之旅,依然寄予厚望。

作者名片:殷伯达

殷伯达:地平线·远方 从王俊生的诗文世界里走过

1954年出生于泰兴,1982年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高级文化研究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长期从事文学创作,发表、出版小说、散文、纪实文学、文艺评论等百余万字。其中,长篇评话《一代儒将陈毅》获第四届中国曲艺牡丹奖(文学奖),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原创的中篇弹词《盛世红伶》获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节目奖)。出版散文集《触摸生命》《孤灯是语》等。

人物名片:王俊生

殷伯达:地平线·远方 从王俊生的诗文世界里走过

江苏扬州人,大学学历,研究员级高级政工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力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理事、中国电力集邮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华夏专题集邮协会副秘书长、北京扬州八怪研究院理事、扬州市文艺创作研究会主席、《脊梁》编委。先后在巜诗刋》、《上海文学》、《雨花》、巜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巜文艺报》等发表文学作品300多篇(首)。著有《守候天籁》、《云上的帆》、《心底的湖》、《重温那些播撒火种的岁月》等散文集、诗歌集出版。

                                                                来源:中国网
访问统计